易欣丹道静功修炼:玄关一窍的秘密-学丹道

丹道静功修炼:玄关一窍的秘密-学丹道
你看完后一定会转发学丹道? 传播道家丹道养生智慧
中华道家修炼,源远流长,而丹道是修行中的最高法门,对人命运的根本改变,由之解脱生死、长生久视、天人合一是最终极的追求与向往。关注公众号,这里有最全的资料,你将获得更多道家功法和修行的知识。

玄关一窍
一、回光返照
(原文)
孔德之容,即玄关窍也。古云:一孔玄关窍,乾坤共合成,中藏神气穴,名为坎离精。又曰:"一孔玄关大道门,造铅结丹此中存"。《契》曰:"此两孔穴法,金气亦相胥"。故道曰:玄牝之门。儒曰:道义之门。佛曰:不二法门。总之,皆孔之德器能容。天地人物咸生自个中,无非是空是道,非空非道,即空即道,空与道两不相离,无空则无道,无道亦即无空。故曰:"惟道是从"。欲求道者,舍此空器,何所从哉!但空而无状,即属顽空,学者又从何处采药而炼丹乎!必须虚也而含至实,无也而赅至有,方不为一偏之学。修行人但将万缘放下,静养片晌,观照此窍,惚兮似无,恍兮若有,虚极静笃之中,神机动焉,无象者有象。此离己之性光木火浮动之象,即微阳生时也。再以此神光偶动之机,合目光而下照,恍兮若有觉,惚兮若无知,其中之阳物动焉,此离光之初交于坎宫者。其时气机微弱,无可采取,惟有二候采牟尼法,调度阴跻之气,相会于气穴之中。调度采取为一候,归炉温养为一候。依法行持,不片晌间,火入水底,水中生金,杳杳冥冥,不知其极,此神气交而坎离之精生矣!然真精生时,身如壁立,意若寒灰,自然而然周身苏软快乐,四肢百体之精气,尽归于玄窍之内。其中大有信在,溶溶似冰泮,浩浩如潮生,非若前此之恍恍若有,惚惚似无,不可指名者也。此个真精,实为真一之精,非后天交感之精可比,亦即为天地人物发生之初,公共一点真精是矣,如冬至之阳,半夜之子。一岁一日之成功,虽不仅此,而气机要皆自此发端,俨若千层台之始于累土,万里行之始于足下,一般为天地人物生生之本。本原一差,末流何极?以故自古及今,举凡修道之士皆不离此真气之采,然后有生发之象。遍阅众物初生,无不同此一点真精成象而成形。我又何以知众物之生有同然哉? 以此空窍之中,真气积累,久则玄关开而真精生焉。要之,恍是光之密,惚是几之微,离中真阴,是为恍惚中之物,坎中真阳,是杳冥中之精。学者必知之真,而后行之至也。
此恍兮惚,是性光发越,故云有象。惚兮恍,是性光下照坎宫,而真阳发动,故云有物描声。窈冥之精,乃二五之精,故云甚真。欲得真精,须知真信。真信者,阴阳迭远不失其候之调俟。其信之初至,的当不易,即行擒伏之功得矣。凡人修炼之初,必要恍惚杳冥,而后人欲净尽.天理常存,凡息自停,真息乃见。此何以故?盖人心太明,知觉易生,若到杳冥,知觉不起,即元性元命打成一片。此个恍惚杳冥,大为修士之要。学人当静定之时,忽然偶生知觉,此时神气凝聚商春松,胎田浑然粹然,自亦不知其所之,此性命退还于无极之天也。虽然外有是理,而丹田中必有融和气机,方为实据。由此一点融和,采之归炉,封固温养,自能发为真阳一气。但行功到此,大有危机,惟有一心内守,了照当中,方能团聚为丹药,可以长生不老。若生一他念,此个元气即已杂后天而不纯矣!若动一淫一思,此个气机即驰于外,而真精从此泄漏矣!古人云:泄精一事,不必夫妇交媾,即此一念之动,真精也不守舍,如走丹。一般学人必心与气合,息与神交,常在此腔子里,久之自有无穷趣味生来。然而真难事也。没能识透玄机,亦无难事,起初不过用提掇之功,不许这点真气驰而在下,亦不许这个其气分散六根门头,总是一心皈命,五体投诚,久久自然精满不思色矣!愿学者保守元精,毫不渗漏,始因常行熟道,觉得不易,苟能一忍再忍,不许念头稍动,三两月间,外阳自收摄焉。外阳收摄,然后见身中元气充足,而长生不老从此得矣!
[注释]
此为黄元吉氏《道德经注释》书第二十一章注文。
老子原文为:"孔德之容,唯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共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历代气功家认为,《道德经》此章为论述玄关窍开现象的权威之作。黄氏注文则颇得原文本旨,并有所发现,有所泄露。
孔德之容,孔为大,德为道之显现与作用,容为样态或空器。黄氏认为孔德之容即玄关窍之喻。
《周易参同契》云:"此两孔穴法,余气亦相胥"。历代注家认为指坎与离、乾与坤、阴与阳、水与火或神与气等之互相作用。
阴跷,李时珍《奇经八脉考》附有张紫阳《八脉经》云:"阴跷脉在尾闾前,阴囊下,"则知即为会阴穴。张紫阳又曰:阴跷一脉"上通泥丸,下透涌泉,俏能知此,使真气聚散皆从此关窍,则天门常开,地户永闭,尻脉周流于一身,贯通上下,和气自然上朝,阳长阴消,水中火发,雪里开花,所谓'天根月窟常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得之者身体轻健,容衰返壮,昏昏默默,如醉如痴,此其验也。"
黄元吉氏将"孔德之容"(意为人道的空器)喻为玄关窍,即指在气功态中我身至玄至妙机关猛然升启,一阳初动,产出真精真气的一种现象。这种现象是其气积累到一定程度所引起的从无到有、由量到质的变化。这种现象在平时是看不到寻不着的,只有到窍开时才能感到,所谓"时至神知","感而遂通"。张紫阳在《金丹四百字》中谈到玄关窍时说:"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黄氏引此作为玄关窍的定义。可知此窍由乾坤合成,乃神气相交之地,生产坎离之精、形成先天真气之所。亦即"产铅结丹此中存"酒神曲,并非一般的凡窍可比。
欲得玄关窍开,必先实行回光返照。下手之初,但将万缘放下,静养片晌,观照下丹田。经一段时期锻炼,便能使性光发越,在恍惚中眼前便从无象而有象,从一片黑暗而出现性光(又名离光、慧光)及幽深广大之境。这就是老于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盖将眼前性光或离光合两眼之神光返照下丹田,其光交于坎宫,于是调动阴跷(会阴穴)之气相会于下田,进而使神气交合,坎离交媾,凡息停而真息现,出现玄关现象,玄关窍突然打开,产生真精真气。这就是老子所说"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信者为何?即黄氏所说如丹田浑然粹然,四肢百体精气溶溶,浩浩如潮生,周身苏软快乐等是。
黄氏气功养生学所应用的主要窍位,上丹田为泥丸(在头顶百会穴内),中丹田为绎官(在两乳间膻中穴深入一寸三分处)下丹田为脐下一寸三分(实是脐内一寸三分)处,以及阴跷(会阴穴)、山根(即祖窍,在面眼之间鼻梁上)等等。黄氏所云中黄宫、中宫、中黄正位、黄庭、坎宫、水府和气穴等名称,均指下丹田。黄氏对下田的定位,虽说指明是脐下一寸三分,但古人将针灸钢人躺倒放置,脐下实是指脐内而言,而在气功态中执行也不严格,主张观照包括下田在内的心之下、肾之上的虚无窟子,还有内、外丹田之说,即观照脐丹田离皮肉一寸三分之间。他还说:丹田"有其名却无其实,然亦不可谓全无实也。以为虚也而万化生于此,以为实也究竟寻不着一个物事出来。"因此,他认为观照丹田不要死死执着,应"似在空中盘旋一般,然亦不可竟向空中驰逐也。"
黄氏一般只强调在下手兴功时,运用两眼神光汇合性光观照下丹田。但性光的发越,实际上与观照祖窍或存想山根有关,黄氏却不言明,也不强调。但他认为,人身有离宫、坎户和玄门、牝户之分,实际上离宫、玄门均可代表两眼之间的祖窍,坎户和牝户则可代表下田。他说:"自涌泉以至气海(指下田)皆属阳,则为坎;自泥丸以至玄关皆属阴,阴则为离。黄氏在《乐育堂语录》一书中对山根给予高度的评价。他说:山根是人身"紧要之处","是通精气往来要道,人能存想山根则真气自然复归黄庭旧处。"又说:"古云:'山根是人初生命蒂'。吾人开督闭任,通气往来,即是此窍。苟能存神于兹,自可长生不老,却病延年。"由此可见,黄氏也是赞成存想山根、存神山根的。
世传丹经道书中不乏下手兴功时,存想山根的例子。《吕祖师先天虚无太一金华宗旨》一书功法下手时,就先着念于鼻端,然后存想山根。认为山根为人身之性户,上达泥丸,下通下丹田笑脸杀手,故须凝聚光于此处,由此而下注。《尹真人东华正脉皇极阖辟证道仙经》一书功法下手之初,更主张"穷想山根",以与元始祖气相通。清代史从龙撰《道乡集》一书认为,山根"乃下手收念之处,此窍乃后三关之门户,坐时二目先守此窍,少时念止,即可由门户而轻轻下沉海底,二目既至,神已随之,片时不起妄念,自然心定调息。"(以上均引自拙编《中国古代气功选注》一书)。
回光返照两眼之间的祖窍或存想山根,对阴虚阳亢或患有高血压症的学者不宜,因阳气会因此而上升,使病情加重。因有此弊端,黄氏着作中所言靠凝神用两眼神光汇合性光下照丹田,不失为一稳妥之法。盖此法亦可微微或适当地牵动祖窍,起一定程度的观照作用,且并非意守祖窍,则对有高血压及阴虚阳亢者无碍。
二、玄关现象
(原文)
学人下手之初,别无他术,惟一心端坐,万念胥捐,垂帘观照。心之下,肾之上,仿佛有个虚无窟子。神神相照,息息常归,任其一往一来,但以神、气两者凝注中宫为主。不顷刻间,神、气打成一片矣!于是听其混混沌沌,不起一明觉心。久之恍恍惚惚,入于无何有之乡焉莫吉多。斯时也,不知神之入气,气之归神,浑然一无人无我,何地何天景象,而又非昏瞶也。若使昏瞶,适成搞木死灰。修士于此,当灭动心,莫灭照心。惟是智而若愚,慧而不用,于无知无觉之际,忽然一觉而动,即太极开基。须知此一觉中,自自然然,不由感附,才是我本来真觉,道家谓之玄关妙窍,只在一呼一吸之间。其吸而入也,则为阴为静为无;其呼而出也,则为阳为动为有。即此一息之微,亦有妙窍。人欲修成正觉,惟此一觉而动之时,有个实实在在、的的确确、无念虑、无渣滓、一个本来人在。故曰:天地有此一觉而生万物,人身有此一觉而结金丹。
但此一觉,有如电光石火,当前则是,转眼即非,所争只毫厘间耳。学者务于平时审得清,临机方把得住。古来大觉如来,亦无非此一觉积累而成也。修士兴功不从有欲无欲,观妙观窍下手,又从何处以为本乎?虽然无与有、妙与窍,无非阴静阳动,一气判为二气,二气仍归一气而已矣!以其静久而动,无中生有,名曰阳生活子时;以其动极复静,有又还无,名曰复命归根。要皆一太极所判之阴阳也。两者虽有异名,而实同出-源。
太上(即老子)谓之玄。玄者深远之谓也。学者欲得玄道,必静之又静,定而又定,其中浑无物事,是为无欲观妙,此一玄也。及气机一动,虽有知,却不生一知见,虽有动,却不存一动想,有-心无两念,是为有欲观窍,此又一玄也。至玄之又玄,实为归根之所,非众妙之门而何?所惜者凡人有此妙窍,不知直养,是以旋开族闭,不至耗尽而不已。至人于玄窍开时,一眼觑定,一手拿定,操存涵养,不使须臾或失,所以直造无上根源。
[注释]
此段选自黄元吉《道德经注释》第一章注文。虚无窟子混元战神,指入静中心之下,肾之上包括下丹田在内所形成的一种化境。
中宫即中黄宫,此处指下田,亦指虚无窟子。
观妙观窍、众妙之门,均引自《道德经》第一章。该章原文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丹书多把"徼"解为"窍"。
黄氏在此介绍了其养生内功的入手程序及概要,首先揭示了玄关现象的重要作用。他在其着作中几乎无处不谈玄关。他认为,玄关一窍"是修士第一要务","除此一个玄关窍,余无可进步也,""玄关窍可以了结千经万典之义。"历代丹经道书亦多论及玄关窍开之重要性,但令人修习养生内功,能知玄关作用者甚稀,得其诀窍真传者更少,练功自难登堂入室。
玄关现象,此处所指在人身上并无定位,亦非指两眼之间的山根,实是指气功态中产生真气(能量流)由量变到质变的一刹那间,亦即静极而动从无到有的一刹那间。在这一刹那间,我体内真阳发生,古称阳生活子时,亦称太松开基,又称真种产生,即我体内之最玄最妙机关开启了,用俗话说,气、得气、得窍了!
玄关窍开,是回光返照下丹田,做到神气相交,坎离交媾,混混沌沌,忧惚杳冥,真息(胎息)绵绵,静极而动,无中生有的一种现象。
黄氏把玄关窍开现象在人体的表现归结为"一觉而动"四字,而且指出,掌握这"一觉而动"的时刻只在一息(一呼一吸)之间。一觉就是从无知无觉到猛然醒觉。动就是真阳之动而影响身体之动。古传止念之法可作为入窍途径。此法即排除种种杂念,只留正念,俄而此念顿息而后念未起之际,便是导致玄关窍开之时。
三、一觉而动
(原文)
夫玄关一窍,正阳生活子时。吕祖云:"万有无-臭,地下听雷声"。古仙云:"忽然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雷乎雷乎?神哉神哉!从此二说观之,难道玄窍之好,真阳之动,色身中岂无真实凭信,而漫以雷声喻之乎?张祖又云:"雷声隐隐震虚空,电光灼处寻真种。"古来仙师个个俱以雷鸣比之者何哉?吾今直为指出,即尔入定之时,忽然神与气交,直到真空地位,不党睡着,鼻息齁齁,--觉而醒,此即是天地之根,人物之祖。吾身投胎夺舍,其来也即此攸忽杳冥忽焉惊醒之一念也。尔果于入定时,凭空一觉,即是我本来真面目,急忙以真意护持,切勿稍纵,如人乘千里骥,绝尘而奔,暂一经眼,便要认识云傲九天,不可延迟,迟则无及矣。故曰以前不是,以后不是,露处只在-息,一息之后,不复见焉。尔等务要于静定时,偶有鼻息齁齁,急忙起立,趁此清空一气,收摄将来。如此坐一次,必有一次长益。果然不爽其时,不差其度,不待百日,基可得而筑矣!此等要诀,古人但说玄关,未有如吾实实在在向人身中指出者。是知丹诀,关乎功德心性,不易语也。
[注释]
黄氏于此直道出千古不传之秘,指出玄关窍开在人身中的表现。
盖静定中神气交合,混混沌沌,恍恍惚惚,不觉'睡着".实际上是似睡非睡,仍处于气功态中,或有齁声,或无齁声,猛然一觉而醒,身体亦随之一震。这个震动,乃静极而动,正是古人以雷震喻玄关窍开之故,乃是因醒觉而动,又因体内真阳发生而动。此一觉而动,只在一息之间,我必须不失时机,以真意主宰之,凝神气穴(或虚无窟子),待真阳大现,然后转运河车(周天),采药返炉,切不可在一觉之时妄想他事,以免精气神有一丝半点渗漏。要做到这点,要有黄氏所说的把得住,拿得定,所谓提雾拿云手段,即丹经所云:"时至神知","感而遂通"。
当鼻声齁齁时,急忙起立,并非停止行功,而是振作精神,保持真意主宰,继续行功。学者得此"一觉而动"之真诀,依法行持,倘常得玄关窍开之真景田菜农,功后必感头清目爽,浑身轻快,下元充实,若有宿疾亦可渐消,功乃可大进。
(原文)
此一觉也易欣,切不可轻视之。自此以后,觉而迷,迷而觉,总从觉一边去。久之自然无觉,而无不觉。如此者,非所谓不神之神乎?你等莫视为难事,只是用一个觉字、静字、常字,即可为正法眼矣?否则,静而不觉,觉而不常,神有间断,何时而后心定如止水徐琼霜,月印万川而无波哉!亦不必深山枯兀静坐也,只要我心一静,自然了觉,常常如是,无论于兵万马营中,皆是清净灵山也!总在各人自静、自觉。自常,即可证无上菩提矣!
[注释]
《大成捷要》一书有云:玄关窍开有一连二、三十次而后止。
曾颇疑其说。现黄氏所云:"觉而迷,迷而觉,总从觉一边去",正合此意。有迷才有觉,不觉则不迷,静极而动,动极而静,循环无已。若能行持久之,习练成熟,使成有序化,则达到我心一静自然了觉之境界,亦非难事。
四、玄关真际
(原文)
古云:"混沌一觉,即成仙种子。"洵非虚也。但要知此一觉北宋悠闲生活,不是有心去寻,亦不是无心偶得。从混混沌沌中涵养既久,蕴蓄得深,灵机一触,天籁自动,所谓前后际断是。是即性光也,即正觉也,即无上正等正觉也,亦即本来人也。吾不先将神气二者交会于虚无窟内,积习既久,神融气畅,打成一片,两不分开,安有突然而醒之一觉哉?此殆无心有心,有心无心,有如种火者然。始而一团熏蒸之气凝聚于中,不见有火,而火自在此。犹混沌里内蕴知觉之神,迨积之久久,火力蓄足,忽然阳光发现,烧天灼地,有不可遏之机。而对火初不自知,而亦不自禁,是即知觉中仍还混沌之象,此喻最切。你等须从混沌中有如此之蕴蓄,使神光凝而不散,然后一觉始圆明洞达,无碍无欠,才是我一点灵光本来真面目。尤要知一觉之前,只是一段氤蕴,一觉之后,只有一段灵光独运空中,并无半点念虑知觉夹入其中。莫道以外之事,就是我灵光一点,亦不自知也,惟适其天而已矣?
至人穷究造化妙义,识得生死根源于此混沌忽然有觉,立地把持,不许他放荡无归,但只一晕灵光洞照当空,惺惺常存,炯炯不昧。初不知有所觉,并不知有所照,更不知有所把持,斯为时至神知。由此日远阳火,夜退阴符,包裹此太极无极之真谛,久久神充气盛。
勿谓此一觉非我仙家根本,而别求妙术。盖此时一觉,但见我身心内空洞了灵,无尘无翳,不啻精金良玉。故一觉之后,其乐陶陶不可名状。 是一念知觉,即一念之菩提;一刻晏息,即一刻之涅盘也。虽然混沌一觉,有真亦有伪,如今之人,昏迷一下,即以为混沌,知讯忽起,即以为一觉,此皆认贼作子,断准有成,惟一无所有中,忽然天机发动, 清清朗朗,虚虚活活,莫方如笃(?)真混沌真觉,不然未有不以昏迷为混沌,以知识为一觉也。你等须知混沌非本,一觉非极,必XXX一觉中而有湛寂圆明、清虚玄朗之境,方得真妙,切勿以恍惚二字混过可也。
[注释]
玄关窍开之机实即寓动于静中。
我神气初交,即有玄关窍开之萌芽在于其中,有如种火,一但神冥气合,遂火势燎原。但此用于人体之自然规律,-切按其自然行去,不得夹杂知觉意念,如此到一觉而动之时,才能圆明洞达,清清朗朗,活活泼泼,即黄氏所云:"方得真际"。
(原文)
尘情杂虑纷纷扰扰时,从中一觉而出,即是玄关。所谓回头是岸。又曰:"彼岸非遥,回光返照即是。"但恐于玄关末开之前,先加一番意思去寻度,于玄关既开之后,又加一番意思去守护,此念虑纷纷,犹天本无云翳,云翳一散即现太空妙景,而却于云翳已散之后,又复加一番烟尘,梅爱偲转令清明广大之天,因之而窄逼难容,昏暗莫辨矣!佛云: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此等玄机,总着不得一毫拟议,拟议即非。着不得半点思虑,思虑即错。惟于玄关未开时,我只顺其了照之意。于玄关既开后,我亦安其坐照之常。念若纷驰,我即收回,收回即是。神如昏罔,我即整顿,整顿即是。是如何之简而捷、便而易乎?特患人于床上安床,动中寻动,静里求静,就涉于穿凿。而玄关分明在前,即又因宿天知虑遮蔽而不在矣!吾今示一要诀,任他思念纷纭莫可了却,我能一觉而动即便扫除,此即玄关。足死人之修炼,只此觉照之心,亦如天宫赤日,常须光明洞照,一毫昏暗不得,昏暗即落污暗地狱。苟能拨开云雾,青天白日明明在前,如生他想,即落凡夫窝臼。总之,无他玄妙,惟明心见性,乃修炼要诀。
[注释]
行功时思虑着要得玄关,往往不得其开,且无一觉而动之境。
盖因后天识神堵塞之故。一旦玄关窍开,一觉而动之后,我又思虑着如何守护,而非用一点灵光的真意主持,则玄关亦旅开旋闭,真精真气随之走泄,而前功尽废。
五、玄关常在
(原文)
夫玄关一窍,是吾人炼道丹头,勿区区于大静中求。孔子曰:"我欲仁斯仁至矣!"若必待大定大静然后才有,孔子又不如是便宜指点。可见学人修养时,忽然静定,一无所知所觉,突起知觉之心,前无所思,后无所忆,干干净净,即乾元一气之本来面目也。从此一念修持,采取烹炼,封固温养,久久自成不测之仙。然而小定小静亦见天心之来复,若人事匆匆,思虑万端,事为烦扰,如葛之绿蔓,树之引藤,愈起愈纷,愈纷愈乱,无有止息,为之奈何?但能一念回光,一心了照,如酒醉之夫,迷睡路傍,忽地-碗凉水,从头而喷去,猛然一惊而醒,始知昏昏迷迷,一场空梦,此即玄关窍也。
昔鹤鹳子示,真元心体实自玄关一窍寻来,动静与俱,随时皆有,但非感动无以觉耳。试有人呼子之名,子必应之,有此一应是谁?虽曰是口,然主宰其应者,是真元心体也。是一应间,直将真元心体凭空提出与人看,此真善于指点者也!是知知觉不起时,万境皆灭,即呼即应,真元显露,方知此心不与境俱灭。知觉纷起时,万境皆生,一呼一应,真元剖露,方知此心不与境俱生。以此思之,知觉不起时,心自若也。知觉纷起时埃及魔法膏,心亦自若也,以其为虚而灵也,虚则有何生灭哉!总之,此窍只此息之顷,以前不是,以后不是,如人当闷寂之时,忽有人呼其名,猛然一应,即玄关矣!一应之后,阴阳判为两仪,又非玄关也。玄关者,太极将两分两仪之时也。动不是,静亦不是,其在静极而动,动极而静之间乎?!所谓动静无端,玄关亦无端,学者须善会之。
[注释]
真元心体,清代鹤guan子着《唱道真言》云:"一心端坐,洞然玄朗,无渣滓,无知识,即先天性体也。"又曰:"吾教子静坐,一无知觉,忽有人呼子之名,子必跃然应之曰:在。这便是真元心体"。
玄关窍开,无论在大静小静中均可出现,但均有一觉而动之境。一呼一应者,只是借以说明玄关窍开就是真元显露而已。玄关窍开本是人体潜能,故曰随时皆有,但非感动无以显露。
(原文)
玄关一窍随时都在,只须一觉心了照之,主宰之,则玄关常在,而太强常凝矣!特患人不入于杳冥,无患玄关之不发见也。要知此个杳冥,不是空空可得,须从动极而静,真意-到为造化,才能入于杳冥。及静极而动,此时阴阳交媾,将判未判,未判欲判,恍恍惚惚中,忽觉真铅发生,此即玄关现象,全赖元神为之主持。
吾见生迷于此个消息久矣,今将妙理一口吐出,俾生等知得玄关一窍无时不有,无在不然,但以神主之足矣!至于气机之消长,且听其盛衰,而主宰切不可因之有消长,此即是真正妙决。
[注释]
气功态中凡能入于杏冥,便有玄关窍开,故云玄关常在。
而要入于杏冥,则靠真意之作用。真意生于前念已去,后念未续之际,即"前后际断",此时动极而静,无知无觉,一旦一觉而动,乃静极而动之初,因一动故汉飞又一城,真意易失,失则一觉并非真觉,须得真意立即起而主宰之,方得玄关之妙。故其诀为不管气机之消长,我真意不受其影响而始终主宰之。
六、玄关开后
(原文)
忽焉一觉而动,一惊而醒,犹亥末于初交半夜西厢艳谭。是学者于此须凝神入气穴。此个气穴非有形有象,肉团子上是神气合一之气穴也。神气聚则有形,神气散则机息。学人坐到凡息停时, 口鼻之息似有似无,然后胎息始从下元发起,兀兀腾腾,氤氤氲氲,所谓一元兆象,大地回春,桃红柳绿,遍满山原,于此收回药物,采入金鼎玉炉,煅之炼之, 大丹可成矣莫颜作品集!虽然金鼎非真有鼎,玉炉非真有炉,亦无非神气台一,凝聚于人身气海之旁,即男子因精之所,女子系胞之地是。然亦不可死死执着此处烹炼也,不过以人身元气,自一阳来复,神气交会于此,归根复命于此,烹炼神丹,采取归来,亦离不得此贾思乐。除此而外,则无修炼之处,若执着此处,未可以成神胎也,须知神气团聚一区,恍惚若在此,又若不在此,方与虚无之丹相合。
玄窍初开,只见离宫元性,所以谓之性阳生。然此是神之偶动,非气之真动,只可以神火慢慢温养,听其一上一下之气机往来内运,蕴藏于中黄正位,此为守中一法飙城,水火济,坎离交之候;又谓前行短,二候采牟尼是。到得神火下照,那水见火自然化为一气,氤氤氲氲,兀兀腾腾,此方是水底金生,古人云阳生活子时是,又曰命阳生。果有此气机之动,不必蓬蓬勃勃充塞一身内外,即粗见气机,果从神火下入水乡,是为坎离交而产药,亦是微阳初动,亦要勤勤采取,运动河车,栖息泥九,所谓补脑还精,长生之道在是矣!人欲长生,除此守中、河车二法,行持不辍,别无积精累气之法焉。虽然,守中之火,只有温温铅鼎,惟河车逆运,则有子午、卯酉,或文或武之别。诚能常常温养,令我元神常栖于心,元气常潜于身,虽欲死之,其将何以死之?以神气交媾,常常不失也。
[注释]
玄关窍开之时,我即以真意主宰,凝神气穴,温之养之,等待真阳大发,我再运行子午周天,此为守中、河车二法之运用,亦玄关窍开之后积精累气不易之法。
清代李涵虚着《三车秘旨》一书,对玄关窍开之后功法另有真诀。李氏云:"学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拔转,移过下鹊桥(按在肛门至尾椎骨之间),即天罡前一位,誓愿不传之真诀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神,又名真意,又名玄关发见。移至尾闾,守而不离,霎时间真气温温,从尾闾骨尖两孔中透过腰脊,升至玉枕,钻入泥丸。古仙云:'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路径此为尊',即指此也。"李氏之法,实合守中、河车二法为一法行之,另辟蹊径,简而捷。
- The End -
强烈推荐:道家上乘修炼法普传▼
首次公开披露隐传两千多年前的上乘炼性技术
抉破生命轮转的秘密,解奥大道至公的定律,使人在恍然之间荡灭三生、踏平六道,以太乙归真诀,则临终成就,逍遥物化,易如反掌!点击查看

关 注 公 众 号
获得更多道家修炼知识
成真证道|解脱生死|长生久视|天人合一
掌握阴阳的规律,揭开宇宙的奥秘,了悟生命的真谛,深度探索丹道修炼的精髓,领悟道家智慧的本质。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学丹道」为喜欢丹道仙学的朋友,提供更多的认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