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国际为了生男孩,老公每晚都要试很久-飞卢言情

为了生男孩,老公每晚都要试很久-飞卢言情

导语:林夕柏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坏笑,没有继续却离开了,穆嫣儿微微一愣,怔住的瞬间却被猛然更用力地一撞,她不由地弓起诱人的弧度......

穆嫣儿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她的身边。 胸口一凉,穆嫣儿意识到这男人剥开了她的衣服,柳眉一竖,用尽力气“啪”一声给了他一个耳光。 男人猝不及防,一张冷峻的脸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 空气仿佛凝固了!男人转过头来陈莉莎,愕然地望着她! “姑娘…” 听到这个声音,穆嫣儿才注意到,原来她的身边还有其他人! 一个约摸十二三岁,梳着双环髻,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正眼中含泪,吃惊地望着她!“姑…姑娘!刚刚是这位公子救了姑娘,姑娘为何…” 啊?穆嫣儿傻了眼笑傲香江!原来这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糟糕,闹了个大乌龙! 穆嫣儿满脸尴尬和歉意,正要向男人道歉,只听那小姑娘又道安贤珉, “姑娘!你没事吧?” “呃!我没事!”穆嫣儿回答。 小姑娘闻言,立刻松了一口气,心里直念叨“阿弥陀佛”! “不过,”穆嫣儿随即又道,迷茫地望着小姑娘, “你是谁啊?他又是谁啊?这是哪儿啊?” 穆嫣儿只记得,二十五岁,都市白领,有“金牌律师”之称的她,刚刚完成了一件公益律师援助的案子,法官判定她的当事人无罪后陈良全,她就在自家小区楼道上遭到歹人袭击,敲破了她的后脑勺。 她知道,她已经死了!可是她不明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身边莫名出现了两个,衣着和话语都很奇怪的人! 通过和小姑娘一个时辰的交流后,穆嫣儿终于明白了!原来死后的她,穿越了! 这里是大庆国,她是荆州藩台穆承鉴老爷的二女儿,庶出。她身边的小姑娘,是她的丫鬟卷帘逃出青龙山。 半个月前,穆承鉴回京述职,带着夫人余氏、雪姨娘、庶女穆嫣儿、穆晴儿、穆颦儿等人一同启程返回京城! 没想到上路半个月后,今日在这有“强盗窝”之称的汉王山,穆承鉴一行遇上了强盗!混乱中穆嫣儿和穆府的人失散了! 卷帘保护穆嫣儿逃跑,却还是被强盗追上了! 强盗欲凌辱穆嫣儿,穆嫣儿拼命反抗,不幸一头撞在石头上!鲜血浸湿了她的一头青丝,就连卷帘也悲恸欲绝地以为,穆嫣儿已经死了! 正当一个强盗剥开了穆嫣儿的衣服,欲凌辱已经咽了气的穆嫣儿时,一个路过此地的男人挺身而出,三拳两脚,打得强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然后,正当救了她的男人见她可怜,欲伸手将她的衣襟合拢时,穆嫣儿突然醒了过来! 然后,穆嫣儿突然甩了救命恩人一巴掌! 然后,穆嫣儿才明白,她穿越了! 她终于明白了这一切,可是她身边的两个人却是稀里糊涂的! 他们压根儿想不到,就在刚才,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一场穿越古今的灵异事件! 卷帘好不容易用荷叶兜了水回来,小心翼翼递给穆嫣儿,一边说着,“姑娘!你刚醒来——”“喝口水吧”四个字还未说出口,只见穆嫣儿迫不及待接过水,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想洗脸!”脸上的鲜血渐渐凝固了,黏嗒嗒的,很不舒服!而且她觉得头晕,想洗个脸清醒清醒! 见卷帘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嫣儿倒光了荷叶里的水。站立在一旁,背靠一棵大树的男人唇角上扬,勾起一抹有趣的笑意! 而此时穆嫣儿才注意到他! “呃…”穆嫣儿抬头望着他,“刚才多谢恩公出手相救!请问恩公的名讳是…” 男人淡淡一笑,“你叫我林夕柏便是!” 穆嫣儿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叫穆嫣儿!” 穆嫣儿?!林夕柏听见她的名字后,竟大吃一惊!追问道, “穆嫣儿?可是荆州藩台穆承鉴的女儿?” 穆嫣儿傻了眼!她哪里知道什么穆承鉴! 一旁的卷帘见自家小姐糊涂着,连忙道,“是啊!我们姑娘正是穆大人的二女儿!” 卷帘话末,穆嫣儿又追问了一句,“怎么?恩公认识家父?” 林夕柏笑了笑姗拉娜,道,“同朝为官,自然是认识的!” 穆嫣儿却没有注意到,林夕柏的目光有些闪烁。 原来林夕柏是皇帝亲封的永平侯侯爷,而穆嫣儿的嫡姐穆柳儿,正是如今的永平侯夫人,他的妻子! 而此次他从崇州独自一人披星戴月赶回京城,就是因为前几日,他收到了穆柳儿的一封亲笔信! 在信中,穆柳儿告诉他,她的父亲,荆州藩台穆承鉴,已经携带家眷回京述职了!嫁给林夕柏五年来,一直无所出的穆柳儿,盘算着让同父异母的庶妹穆嫣儿嫁给林夕柏为妾,为林夕柏生下儿子! 林夕柏当然知道一向心机较重的穆柳儿打的什么主意! 所以林夕柏并不理睬她!可是没想到,穆柳儿见他没有动静,紧接着第二封信又来了,在信中,穆柳儿威胁他,如果他不立刻回京,和穆嫣儿行洞房花烛之礼,穆柳儿就在五日后自尽身亡! 林夕柏知道穆柳儿性子刚强,相信她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而如今朝中局势紧张,穆承鉴的背后有恩师宰相刘庆撑腰,林夕柏不宜与穆承鉴结仇! 所以权衡再三后,林夕柏无奈,决定妥协,赶回京城娶穆柳儿的妹妹穆嫣儿。 没有想到精武堂,阴错阳差,竟让他在路上巧遇了穆嫣儿,而且还救了穆嫣儿一命! 望着笑容恬美,神色温婉的穆嫣儿,林夕柏不禁狐疑——穆嫣儿知道此次回京,要嫁给他做妾的事吗? 而转念一想,刚才他报出自己的名字时,她神色未动,看来她还不知道这件事!而且连她的丫鬟卷帘也不知道,看来这件事沌口之声,是穆柳儿瞒着穆嫣儿在暗中进行的! 林夕柏暗暗打量穆嫣儿时,穆嫣儿也正好奇打量着他。 也许是多年从事律师养成的职业病,穆嫣儿眼中的林夕柏,相貌堂堂,器宇轩昂,眉目之间有一股难掩的贵族气质,而且他身上着淡青色的锦袍,一看便知是非富即贵人家出来的。 只是在古代,这样的人一出门,不都是前呼后拥的吗?怎地他竟是一个人上路? 想到这里黄晓武,心中疑惑,穆嫣儿不由暗暗多看了他几眼! 林夕柏心中想的却是,平日里也有钦慕他的女子,向他暗送秋波,可是这女人悄悄望着他的目光,却和那些女人的目光大相径庭! 被她注视着,林夕柏却只觉,她的目光似乎要直达他内心! 林夕柏心里不由自主一颤! “对了,恩公!”穆嫣儿望着他道,“天色就要黑了!还请恩公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带我和我的丫鬟离开这片林子吧!”否则,今儿个晚上就要在林子里过夜了二虎守长安! 林夕柏见她向自己提出请求时,一双明眸直视着他,大大方方,毫不避讳,唇边甚至浮起一个恬美的微笑凯莉丝汀,仿佛一朵枝头上迎着朝阳初初绽放的,洁白而明媚的梨花!不由心中又是一动! “姑娘!”林夕柏认真地望着她,“刚才姑娘说,觉得头晕,一时不记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那姑娘一定也不记得,刚才姑娘被强盗掳走,来到这里花都邪少!我也是追到这里才救下姑娘的!可是这里是荒郊野岭,而且是密林深处,所以恐怕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出这片林子的!” 穆嫣儿张大了嘴巴,“那怎么办?”不会真的要在林子里过夜吧? 果然,只见林夕柏皱了皱眉邱庆枫,无奈地道,“看来今晚只能委屈姑娘,在林子里过一夜了!” 呃…在前世,穆嫣儿是个现实主义者!工作之余,她宁愿奔赴基层,帮一些求告无门的穷苦老百姓无偿打官司,也不愿意风花雪月、消磨时光度日!所以同事们送了她一个“女强人”的称号! 所以,穆嫣儿对风餐露宿,这种在其他女孩子眼里甚是浪漫、有趣的事情,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穆嫣儿担心地问道,“林子里…不会有狼吧?” 林夕柏见她娇俏的脸蛋上流露出一丝担心和害怕,不由唇角上扬,勾起一丝笑意! 还以为她有多勇敢,多坚强呢!原来也不过是个会担惊受怕的小女孩罢了!想到这里,林夕柏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放心吧!姑娘!我会生一堆火,狼怕火,不会靠近我们的!” 果然,天色渐黑后,林夕柏在林子里生起了一堆火。 好在此时正是晚冬初春时节松脂酸铜,而且刚刚又下了一场春雨,所以不必担心火势会蔓延,引起一场森林大火灾。 林夕柏又摘了一些野果回来。 卷帘经历了一劫,早就吓坏了,也累坏了!火堆生起时,卷帘倒头就睡了,穆嫣儿担心她饿着,拿了一个林夕柏摘回来的野果给她吃,卷帘迷迷糊糊地,胡乱嚼了两口,还没咽下去,就睡着了! 穆嫣儿替她掖了掖盖在她身上的衣服,心想她真的是累坏了! “穆姑娘!”坐在火堆对面远远的,林夕柏道,“你也休息吧!我会帮你们守着打四黑除四害!” “这不太好吧!”穆嫣儿下意识说。她知道他张罗了一个晚上,一定比她们更累! 隔着燃烧正旺的火堆,林夕柏笑道,“我没事!以前做…侍卫时,夜里值班守夜,不睡觉,是常有的事!” 听他这么说,穆嫣儿也就不再坚持了!躺在卷帘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夜色苍茫,空谷寂静。只听见风吹动树叶簌簌的声音,和火堆燃烧发出的哔哔啵啵的声音! 渐渐地,穆嫣儿睡着了!从林夕柏的角度,恰好看到她娇俏的一张脸,火光映染在她的脸上。而她的两排悠长而卷曲的睫毛,微微颤动,仿佛蝴蝶扇动透明的羽翼,每一阵颤动,付嵩洋都让人的心脏不由漏掉一拍! 忽然一阵寒意袭来,林夕柏皱紧了眉头!才发现起风了!而为了避嫌,他坐得离火堆很远,晚风吹来,就更感觉到寒气逼人了! 林夕柏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 他想要靠近火堆,可是望着穆嫣儿熟睡的,那张恬美的脸,又忍住了,只担心会唐突了她! 可是,林夕柏显然低估了初春夜晚的乍暖还寒,尤其是野外的夜晚o记重案实录 !一会儿,林夕柏就觉得全身快要冻僵了。 再也忍不住,林夕柏不由自主挪了挪身子…又挪了挪…再次挪了挪… 突然,他发现穆嫣儿的脸已经近在眼前了! 就在这时,山谷里忽然响起了一阵狼嚎! 穆嫣儿一下子惊醒了!惊慌失措的她,只注意到身边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也没来得及细想,就猛地一头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啊~~”穆嫣儿叫了一声! “穆姑娘!”林夕柏被她吓了一跳! 穆嫣儿在他怀里不停颤抖,“有狼!狼~~~” “不怕!穆姑娘!狼还远着呢!”林夕柏忙安慰她。 可是穆嫣儿整个头都埋在他宽大的胸膛里,耳边一阵嗡嗡作响,根本就没听见他说什么! 林夕柏不是没有碰过女人!身为曾经的御前一品带刀侍卫;如今的永平侯侯爷的他,也不缺女人!可是这一副温香软玉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他却感觉到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穆姑娘!”林夕柏强忍着想要反手拥她入怀的念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没事了!” 穆嫣儿却不管不顾!只因为她太害怕了狼了!而且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前世,一次她到草原上,为同胞们做法律法规公益宣传,一个人赶路的时候,差点就被一头恶狼给咬死了!幸好同胞们及时赶到救了她一命!从那以后,她对狼就有了阴影! 林夕柏不知道这些,但是在他的眼里,但凡女人都是脆弱、胆小的,所以他并没有多想,只是耐心地安慰穆嫣儿道,“没事了!穆姑娘!不要害怕!” 她怎么不害怕呢?想起前世她被那头恶狼嗜血的目光盯着——穆嫣儿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双手紧紧搂着林夕柏的脖子,把他抱得更紧了! 她的饱满紧紧贴着他,林夕柏只觉得她柔软得不可思议,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骤然深邃了几分。 他的两只手僵硬地顿在半空中,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穆嫣儿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犹豫,只是紧紧拥抱着他,想要寻一个安全的角落。 下一刻,他全身一颤,再也按捺不住,滚烫的双手落在她的纤细的腰际,手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自己怀里。 穆嫣儿依然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完全清醒。只觉得有人抱住了她,给她温暖和安全感,穆嫣儿便心满意足地往他的胸膛深处蹭了蹭。 林夕柏全身的肌肉一阵僵硬,随即双手搂着她的腰,头一沉,火热的唇密密落在穆嫣儿粉嫩的脖子里。 穆嫣儿只觉得脖子里好烫,两只柔荑不由自主抵在林夕柏的胸膛,想要推开他,可是又觉得痒痒的,带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让她全身无力,双手也更像是欲拒还迎。 林夕柏的眸色渐渐加深,渐渐布满了迷蒙的情欲之色。 林夕柏将她搂得更紧了,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落在她脖子里的吻越发严密而滚烫了…从她的脖子里一路滑下,滑到她的锁骨,他的唇齿轻轻噬咬着,只觉她白皙而娇嫩的肌肤,甜美得不可思议。 忽然,他的唇离开了锁骨,径直封住了她的双唇! 穆嫣儿一愣,微微启开双唇,却恰好让他趁虚而入,一条有力的舌头不算灵活地滑入她的口腔,汲取她唇齿间的芬芳。 “唔…”穆嫣儿迷迷糊糊地,只觉得空气都被抽去了,她越来越无法呼吸,呻吟了一声,可是落在林夕柏的耳边,无疑是最有效的催情药!春雨国际 他的眸光一闪,一手托着她的头,继续辗转反侧地吻着她,另一只手却从她的耳后、脖子里、锁骨一路滑下,最后来到她的一方丰腴… 林夕柏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柔软,迫不及待地揉捏,只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揉入自己的身体里!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