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图纸为了救老爸,我被迫和一只骨灰盒结婚-懂点星座学

为了救老爸,我被迫和一只骨灰盒结婚-懂点星座学

“你就是安达保安公司派过来的保镖。”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模样的男人点点说道。
“你们保安公司有没有告诉你应该要怎么做锦灰堆。”李先元继续问道。
“保护雇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如果存在必要的话,要为雇主挡子弹。”男人依旧是淡淡地语气,脸上没有太多其它的表情,好像挡子弹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一样。
“好,我看过你们保安公司给我的关于你的资料,你是部队的退伍军人,你的身手怎么样?如果你只是个花架子那我可不要。”李先元继续问着。
“李总大可找人来试一试,不过在试之前我要先问一问李总,假如我的身手让你满意,你打算给我多少钱一个月。”男人盯着李先元问道。
“这个应该是我与你们保安公司谈的事情,难道你们保安公司没跟你说吗。”李先元皱着眉头问着。
“对不起飞凤鱼,我刚到保安公司上班不久,对于这类特殊任务的规矩还不是很清楚。按照保安公司给我的价格是八千元一个月,我觉得太低,我想李总给保安公司的价格也绝对不止八千元一个月这么简单,所以,我不希望这笔钱被保安公司拿走。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的身手能够让李总你满意,我希望李总能够把给保安公司的那笔钱给我,我和你们公司单独签订协议。”男人淡淡地说道。
“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不过也要先看看你的本事再说。”李先元说完之后,便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说道:“是安保科吗?带你们科里两个最能打的人到顶楼上去。”
“李总,你可以叫上五个。”男人插话道。
李先元看了看男人,有些疑惑,随后又加了一句:“多叫几个吧,马上上去。”
“我们公司的保安虽然不是正经保安公司请来的人,但是个个也都是精壮的小伙子森林好小子,我希望你不要盲目的自信。”李先元非常不满意这个男人有些目中无人的态度。
“那是我的事情,要是打不过我自己走人就是。”男人淡淡地道。
“哼,我倒是真希望你的本事如你的自信一样那么强大,走,我亲自带你过去。”李先元说着率先走出了办公室,他的秘书连忙跟上。
男人冷冷地笑了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坐电梯来到顶楼,然后爬楼梯来到了楼顶上的天坪上,那里已经有五六个穿着保安服拿着传呼机的男人站在那里等着,正如李先元说的那样,一个个都是牛高马大身体健壮的小伙子。
“李总,我把在当班的六个人全部都叫了过来了,你看看有什么吩咐。”当先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见到李先元后连忙跑过来卑躬屈膝地说道。
“没有其它的事情,我这里来了位朋友,他说他一个人可以打倒你们五个人,我不信,所以叫你们过来比试比试。”李先元冷哼了一声说道。
“这么大的口气?李总,我们公司请的保安虽然不是正经的保安公司培训出来的,但是也都是很强壮,而且,我每天都有要求他们做体能训练,身手绝对不弱。”那保安科科长很是气愤地说着。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们六个一起上吧。”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直接说道。
男人这么一说,那几个保安当场就不干了,一个个说着就准备动手。
“这次只是做个比试,不是真的打架,不要弄个你死我活,差不多就行了,注意轻重,别弄出人命来,开始吧。”李先元再次瞪了男人一样,然后说道。
那几个保安一听黑街二人组,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就开始走过来把年轻男人围住。
年轻男人看了看,再次发出了不屑的冷笑,说道:“你们先动手吧包公来了。”
几个保安一见,当即就有一个朝男人冲了过去,直接就是一拳,可是结果非常意外,只见年轻男人直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这个保安挥过来的拳头,紧紧握住,保安只感觉自己手就像是被机器给夹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了,这时其它几个保安也冲了过来。
男人见状直接一脚踢开面前的这个保安,然后不退反进,朝着几个冲过来的保安冲了过去。一切都是在电石火光当中,前后估计只用几秒钟,只见六个保安全都躺在了地上呻吟着,没有一个站的起来的。
“李总,你还满意吗。”男人一边朝李先元走来一边问道。
看到了男人这恐怖的武力和那种魔王般的气势,李先元忍不住有些恐怖,见到男人朝自己走来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
“满意,很满意,他们几个没事吧。”李先元有点结巴地问道。
“没事钱大掌柜,只是会有些痛罢了,擦点跌打油过两天就没事了,我下手有分寸。”男人淡淡地说着,然后又接着说道:“既然李总满意,那么答应我的事情能不能兑现。”
“好,你跟我下去。刘科长,你带他们几个去医院检查一下,有问题就住院,没问题的话每个人发五百块的奖金,去财务拿钱,就说我说的。”李先元说完之后便带着男人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我还没有和你们保安公司具体谈价,不过肯定不止八千一个月,我对你很满意,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与保安公司合作直接与你单方面签订雇佣合同,你说说,你想要多少钱一个月。”李先元笑着问道。
“我要五十万。”男人想也没用便直接说道。
“五十万一个月?你没疯吧。”李先元瞪大了眼睛。
“不,我总共要五十万,是一年也好,两年也好,随你便。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立即拿到这五十万。”男人摇摇头说道。
“五十万一年这个价格还算是合理,不过现在就给你这不可能,虽然我们签订了劳务合同,但是你不是保安公司的,我怎么约束你?你要是拿着钱跑了我找谁去。”李先元皱着眉头问道。
“这是我的身份证,上面也有我的家庭住址,你可以核对,我可以把身份证押在你这里,另外,我可以给你写张欠条,如果我没有履行好义务,你可以随时报警来抓我,我想有身份证再你那儿我也跑不了,对不对。”男人淡淡地说道。
“好,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李先元做生意从来都是按照规矩办事,不过今天我就破例一回。”李先元说完之后就拿起笔和纸写了起来,写完后把纸递给面前的男人。
在男人伸手来接的时候又收了回去,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几件事情要先说明。我是找你做我女儿的贴身保镖,你必须每天二十四小时保证她的人生安全,这是最基本的,其次,你不能干涉到他的生活,也更加不能有其它任何的逾越之举修行成真,不然,即使你身手再好,黄艺明我也一样能让你付出代价的。”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你可以在雇佣合同里说明,如果我违约了,就必须立即偿还你这五十万块钱,并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男人点头说道。
“好,小王,去起草一份合同。”李先元说完之后对身边的秘书说道,然后又把那张纸条递给男人说道:“你到秘书那边签完合同之后,拿着这个去财务领钱。我希望你能够马上开始工作。”
“这个不行,我领完钱之后必须出去一趟,最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我再来你这找你。”男人摇摇头说着。
李先元仔细地看着男人,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可以,我相信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凌天。”男人说完之后拿着条子就走到了外面的秘书办公室去了。
叶凌天签订了合同拿了钱之后就直接出了这家三元集团,叫了辆出租车便直接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找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进去就问道:“王医生,我凑到钱了,请问我现在马上去交钱什么时候能够手术。”
“下周吧,具体什么时候我们要根据病人的身体情况来定,你还是赶紧先把钱去交了,因为总共就这么一个合适的肾源,现在另外还有一个病人也在准备换肾手术,你要赶紧,先把这个肾源买下来再说本间芽衣子。”医生对叶凌天说道。
“好的,我现在马上去交钱。”叶凌天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叶凌天总共刷卡刷了二十多万,肾源十万块,手术费十多万,这还只是这次手术的费用,按照医生的估计,后续的治疗还要十几万,如果保险的话,要准备五十万,这也是叶凌天为什么一定开口要五十万而且是要先拿钱的原因所在。
交完钱之后,叶凌天又忙完了一些手续上的事情然后走进了病房里,看着病房里那个女孩子苍白的脸,即使是叶凌天这样的铁汉眼睛也忍不住地湿润了。
“哥,你来了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女孩看到叶凌天后高兴地问道。
女孩大约二十岁的样子,长的很是乖巧。
“哥今天放假,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叶凌天问道。
“还是那样,没什么用。哥,我们不治了,我们出院吧……。”女孩说着说着眼泪也流了出来。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我告诉你,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你这个病能够治好,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去医院交了钱了,你现在什么也不用想,安安心心地养好身子准备手术。知道吗。”叶凌天呵斥着女孩。
“已经交了?哥,你哪来的钱啊?这可是几十万啊。”女孩惊讶地看着叶凌天。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是你哥我赚来的,没抢没偷。另外,哥这段时间要加班,可能没有机会来看你了,这个手机你拿好,我帮你办了卡的,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给我打电话,哥还要回去上班,就不多说了,你一定要听话配合医生的治疗,知道吗。”叶凌天再次嘱咐着女孩。
“嗯,好的,哥,你千万不要太辛苦了。”女孩听说自己有救了,也非常的高兴,她心里清楚,这笔钱肯定是来之不易的。
叶凌天走出病房的时候眼泪终于下来了,连忙用手擦着,走到一边的长椅上点了根烟开始抽着。
里面那个女孩叫叶霜,是他的亲妹妹,他们俩兄妹从小便命运多舛,叶凌天只有十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母亲独自支撑起了整个家,叶凌天十八岁那年出去当兵,因为身体素质各方面表现优异,直接被选进了神秘部队集训。
在集训部队里,经过了两年地狱般的训练,叶凌天成为了两百个人里面选出来的十个人中的一个,进入了神秘部队。
今年早些时候,他收到了一封家书,是叶霜写给他的,信里写了,他母亲病危,希望能够见到他最后一面。只可惜,叶凌天当时在出任务,根本没看到这封信,等他回来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母亲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叶凌天申请退伍后,便带着妹妹一起生活,只是,他除了会杀人外,其余的什么都不会,最后没有办法才进了一家安保公司去一个仓库里当了个保安。可是好景不长,半个月前,叶霜被送进医院,被检查出了尿毒症,必须要换肾,可是换肾总共加起来需要五十万,叶凌天家里是一穷二白,当兵这些年的工资他都是全部寄回家了。
这时,刚好听说安保公司需要一个身手好的人去做保镖,听说保镖工资都不低,于是叶凌天自告奋勇的去了,这也就有了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叶凌天从病房出来之后便再次去了三元集团,然后进了集团总裁李先元的办公室。
“李总,我回来了,刚好一个小时,不多不少。”叶凌天走进李先元的办公室里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后对李先元说道。
“好,看来我看人还是准的,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没有拿着钱跑了。小王,给小叶倒杯茶吧,小叶,坐,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聊一聊。”李先元放下手中的笔笑着对叶凌天说道。
叶凌天点点头,坐在了李先元的对面。
“对于我来说,钱不是问题,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女儿,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他是我的全部。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够理解我。”李先元看着叶凌天问道。
叶凌天接过秘书给他倒的茶,说了声谢谢后看着李先元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完全理解,这是每个父母最心底的想法。”
“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了有人匿名给我寄来的一份恐吓信,大致意思就是我如果不给他方便的话就要小心我的女儿了,我知道是我的一个生意上的对手寄来的,这个人从来手脚不干净,有些事情他可能真的做的出来。小叶,有什么难处你可以和我说,但是总之,你必须确保我女儿的安全。”李先元语重心长地对叶凌天说道。
“我不能百分之百地完全保证你女儿的安全,我想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可以打这个包票,因为,就算实力再强策划的再好也会有意外情况发生,我只能保证我会尽我的全力来保护你的女儿,甚至于牺牲我叶凌天的生命、。”叶凌天淡淡地说着,虽然说得很清淡,但是却自有一股气势。
“好,那我女儿就拜托你了。”李先元看到叶凌天的神情之后非常的开心,他做了一辈子的生意,说他是个人精一点不为过,他有个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看人,从叶凌天这个人说话做事的风格他就能够看得出来,叶凌天这个人是个可以完全放心的人。
“你先在在这等一下,我把我女儿叫过来,你们之间互相认识认识,这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呢。”李先元笑了笑道,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叶凌天退到了李先元办公室的沙发边坐下,心里想着的,还是自己妹妹的病情,情不自禁地拿出一根烟来抽着。
就在叶凌天想着心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高跟鞋敲打地板的声音,然后便见到了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女孩走了进来,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很好,样貌更是没的说。
女孩走进来突然皱了皱眉头,然后把脸转到叶凌天这边,看到正在吞云吐雾的叶凌天,眼神变的非常的犀利,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李先元的办公桌面前问道:“什么事啊,爸。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非要我来跑一趟的看购网。”
“雨欣,来,爸爸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呢是小叶,叶凌天,是退伍军人,也是爸爸给你找来的贴身保镖。”李先元说着就走了出来,指着叶凌天对李雨欣说道。
“你好。”叶凌天出于礼貌,掐灭了烟头,站了起来对李雨欣说道。
可是李雨欣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瞪大了眼睛望着李先元说道:“保镖?爸,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现在是二十年代的旧上海吗?现在是法制社会,要保镖干什么?”
“你知道什么?你以为现在这个法制社会就没有人会铤而走险吗?爸过的桥比你走得路还多,听爸的,不会错的。再说了,就算没事以防万一也行啊春宫秘戏图,”李先元费力地劝说着自己的女儿。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请保镖也是你请啊,你才是集团的总裁李恩雅,即使有人要做什么那么对象也是你而不是我,我只不过是个子公司的经理罢了。再说了,我一个女孩子,整天身边跟着个男人算怎么回事。”李雨欣再次厌恶地看了一样叶凌天后说道。
“雨欣,之前留学、独居、买东西,我每次都依你,但是,这次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的。从现在开始,小叶就是你的保镖。不管你在哪他都必须在场,明天他就搬到你公寓下层,我警告你,不准以任何理由摆脱小叶,不然我就真的生气了!”李先元突然非常生气地说道。
“爸,你没弄错吧?他跟我住一起?有你这样的父亲吗?你女儿我可是一个单身女人,你弄一个男人来跟我住在一栋房子里?你就不怕……。”李雨欣瞪大了眼睛问着。
“怕什么?小叶是个正直的人,是个值得信任的人笑忘书简谱,他绝对不会对你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好了,我也不和你说那么多了,最后一句话,你们公司递交上来的那份两千万的项目资金还想不想要了?想要的话就听我的话,我马上把字给签了,你自己决定吧。”李先元最后说着。
“爸,你怎么能这样?一码归一码,公事是公事,晒图纸私事是私事,你怎么能混为一谈。”李雨欣非常恼怒地说道。
“整个集团都是我的,对于我来说,集团的事情就是家事,家事也就是公事奥视纪录片,我也不和你说了,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小叶当你的保镖吧欧尚红雀卡。”李先元挥挥手说道。
“好,爸,你实在是太狠了,不过,有一天你女儿要是真的被人给怎么样了,你就后悔去吧。记得,明天我要那两千万打到我们公司的账户上来。”李雨欣说完之后气呼呼地就离开了。
见到李雨欣离开了,李先元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贼,随后对叶凌天说道:“这丫头性格随我,很要强,不给她来点杀手锏她是不会妥协的。以后她就拜托你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郁南e家。”
“好的,李总。”叶凌天点点头,然后也走出了李先元的办公室段乃心。
叶凌天快走几步就赶上了李雨欣,他也不与李雨欣说太多的话,他知道这个大小姐对自己没有太多的好感,不为自己抽烟的事情,即使是因为李先元强迫她把自己安排给她做保镖的事情,出于人的本能感情,她也会很厌恶自己。他就慢慢地跟在李雨欣的后面,大概一两米的距离,不紧不慢。
“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跟着我?”李雨欣有些生气地回过头来看着叶凌天说道。
“这是我的工作浪人御所,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去找你父亲谈。”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我问你,我爸给你多少钱。”李雨欣看着叶凌天问道。
“五十万一年。”叶凌天淡淡地回答着。
“那好,我再给你五十万,只要你每天在家睡觉,不要跟着我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行了,OK绯色安娜。”李雨欣说完后拿出一张卡递给叶凌天。
叶凌天看着李雨欣递过来的卡,冷冷地笑了笑,随后说道:“我给你爸做过承诺,会尽心保护你安妮安娜,所以,这不是钱的事。我只是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其余的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与我无关,我也不会与任何人说一句关于你的事情,走吧。”
见到叶凌天那冷峻的眼神,李雨欣没来由的心里产生了一丝凉意,然后恼怒地把卡放回包里,转头走进了电梯,没有再看叶凌天一眼。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