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景点丰县:这些古老的石头会说话-淮海民俗文化网

丰县:这些古老的石头会说话-淮海民俗文化网
这些石头会说话
文/ 于世伟 白光华

近期以来,在丰县境内接连发现了一系列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石碑和碑文。
2017年12月份,在城区解放路 出土“普济桥碑”,立于清· 乾隆四十二年;
今年6月份,在首羡镇王府庄出土“迷雁坡观音阁碑文”,立于清·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年)二月;
今年7月份王莲香,在大沙河镇程庄勘定“乌疃葛布村重修关帝歇马亭序碑”顾留芳,立于清·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九月;
今年8月份白纬玲,在县城解放中路五金岗南侧出土“三官庙碑”李利贞,立于清·康熙六十年(公元1721年)四月;
今年8月份梁思齐,在首羡镇王府庄再次发现“三义庙碑”,立于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 月;同时发现祭祀土地神的“后土神位”碑神武笑春风。
从这一系列石碑上,我们可以看到如下问题:

一是
在丰县境内可以看到其历史文化的厚度和广度六神合体,城乡南北皆蕴藏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二是
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思想在这里根深蒂固、历久弥新欧雅若,从人们所敬崇的有情有义的关云长、刘关张,到道家理念的天、地、水“三官”神祗;从祈求皇天、后土的福佑庇护王思语,到观音送子的兴家旺聂瑞平丁,无不彰显着普通百姓的良好期盼和对普天之下的美好希冀;
三是
从“关帝歇马亭”和“春秋阁夜读”的存在,验证了刘备掌徐州和“屯军小沛”的真实存在平原烽火,而不是简单的“三国演义”,回观赵云助徐州时在东华山上题写“卧石观云”亦不是空穴来风;
四是
元朝初年忽必烈派兵入侵中原,在“王府庄”和“迷雁坡”留下“九缸十八锅”的藏银,作为“马背上的民族”这种掠夺风格是完全可能的。
同时,千百年来的一个个谜语也得到了验证;
五是
当我们面对着这一个个历史胜迹,又该如何利用?是继续让它们在泥土中昏昏沉睡、再梦千年德科斯米尔,还是树立于街衢之侧、沐浴时代春风?

为了让这些历史文献大白于天下,重见时代的光明,我们在8月24日特意从山东济宁请来具有鲁西南“金石临摹王”的胡纪申先生邢崇智,在大沙河镇党委、聂洼村委会帮助下,关雪盈冒着酷暑在程庄拓下
《乌疃葛布村重修关帝歇马亭序》
的碑文晶卡风暴,揭示了困惑多年的什么
“康熙私访歇马亭”、
“乾隆私访歇马亭”
的不实之词,将丰县的人文历史、大沙河的人文历史无形中向前推进了千余年齐峰新材。
碑文中“丰之南,距城三十里有关帝歇马亭普洱景点。亭之建,其来已久。但数年前宋医全文阅读,位置参差,庙貌摧残,自诚然。上(皇上)久挂锡于此募化,附近绅耆重为修葺······”今夜无眠简谱。
足可见此处的歇马亭和庙宇早已引起康熙皇帝的高度重视,不然不会在此“挂锡募化”。

首羡镇王府庄拓出的“迷雁坡观音阁碑文”,同样揭示了以下几个重要的历史话题:

一是“王府庄”的由来;
二是“迷雁坡”的存在;
三是“观音阁”的意义;
四是“九缸十八锅”的宝藏之谜更加清晰;
五是“圣记碑文”和“伏羲女娲图”的重大意义。

同时我不杀伯仁,在王府庄东街出现的“三义庙碑记”、“后土神位”和西街出现的“十亩酒坊”万籁俱寂造句,都在诉说着首羡王府庄曾经的昌盛与繁华。

那么,对于这样几块“会说话”的石头,我们应该怎样去看待、怎样去安置、怎样去发挥它们应有的价值呢?

这才是我们当代人应该去思考、去传承的课题。
相关阅读:
丰县大街下面惊现乾隆古碑菊花茶变绿,距地面不足50cm
丰县首羡镇惊现雍正年间古碑,两百多年“迷雁坡”传说找到物证
丰县城区惊现清康熙年间“三官庙”碑,揭秘千年古城城郊风光旖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