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军团丰田章男的汽车变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阿米巴辅导

丰田章男的汽车变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阿米巴辅导

当2018年世界500强中,丰田汽车的利润比榜上6家中国车企的利润总和还要多很多。
日企的组织结构一向以稳定、缺乏活力出名,而丰田似乎是其中的异类,在CEO丰田章男的带领下,频繁做出组织的重大变动……

?作者:余建约
?来源:建约车评(jianyuecheping)
超星舰队?理念经营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理念经营 做行业领先者(ID:amiba_top)
2018年底的传统汽车产业,备受打击。
一方面,它们的经营质量在持续恶化,而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削减成本;另一方面,这个产业的明星人物不断地退出历史舞台,赫赫有名的名字包括马尔乔内、卡洛斯-戈恩、蔡澈、马蒂亚斯-穆勒……
这真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时刻!此时此刻,还有谁能够带领传统车企展开反击?
丰田章男,也许是一个不应被遗忘的名字。
首先,截止目前,丰田依然是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净利润最高的车企,不出意外的话也会是2018年营业额最高的车企。
其次,丰田章男是丰田汽车公司说一不二的人物。不仅是强势的CEO,而且控制了丰田汽车公司的董事会。在该公司9人的董事会中,除了3个独立董事之外,剩下6个人中,有4.5个是丰田章男的人,只有董事长内山田竹志,有时候会发出一点不和谐的声音,但无力阻止他前进的步伐。

而在今年,丰田汽车调整了独立董事,3位独董,都是丰田章男的朋友。
最后,丰田章男几乎是丰田汽车公司,或者说整个传统汽车产业中,最具危机意识的人之一。
作为丰田汽车创始人丰田喜一郎的长孙,这位执掌丰田已超过9年的CEO,对这个庞大的帝国,推进一场名为“重生“的重大改革,所有的反对者,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扔下大船“。
种种迹象表明,通过连续3年的大规模人事重组,丰田章男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将丰田汽车这艘巨轮,纳入了变革的航道艾斯凯尔。
01
2018年11月30日,丰田汽车按照惯例,发布了一年一度的人事和组织架构调整,宣布喜获晋升的幸运儿和被赶出公司的倒霉蛋,以及重大的组织架构变化。
对于丰田章男而言,2018年底的这波人事重组,恐怕会是其过去三年以来,最为轻松的一次了。
在2017年的11月30日,为了推动变革厦航国旅,他在公司上下,发出了极其严厉的警告,称整个汽车产业整经历百年一遇的重大变革,丰田必须紧急行动起来为未来而战,一刻都不能被耽误,这不是关于输赢的行动,而是丰田生死存亡的抉择时刻。
在那天,丰田章男一口气干掉了6名位高权重的专务董事和一名执行副社长,晋升了5名专务董事,三名执行副社长和一名合伙人。
整个丰田上下,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爱上总经理。
2017年3月1日的那次人事变革汉武晨曦,也是异常惨烈。
3名保守派被赶出了董事会,4名执行副社长中的2名被赶走,3名专务董事被离职;提拔了2名执行副社长,提升了7名专务董事。
那真是一次深入骨髓的人事换血啊。
而今年,丰田章男先生完全可以面带微笑,董事和执行副社长层面,没有发生一例令他不能容忍的案例;专务董事里面,只有2名倒霉蛋被赶走,其中就包括丰田中国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小林一弘,擢升了3名专务董事。

丰田章男感到愉快的另外一个原因,恐怕是他提拔上来的团队,经受住了2018年炮火的洗礼,使得丰田在整个传统汽车产业哀鸿遍野的情况下j甄吧,依然会有不错的收成海菜粉。
在2018年11月,丰田汽车公司发布了从2018年4月1日开始计算的半年财报,截止9月30日,丰田汽车的营业额达1314亿美金,同比增长3.4%,净利润为112.9亿美金,同比增长16%。整个财年的营收预测为2682亿美金,同比上涨0.4%,净利润预估为209亿美元,同比下跌7.8%。
在那么惨烈的2018年,丰田汽车如果还能有209亿美金的净利润,这是令其他竞争对手艳羡不已的成绩。
在财报披露的时间段里,丰田汽车的销量几乎没有增长,净利润依然能够维持的核心原因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成本削减行动。
02
虽然在人事上没有太多的悲欢离合,但丰田章男却在组织架构和升迁机制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从2019年1月1日起,专务董事、常务董事和董事这几个著名的职务,将会从丰田这家公司消失。
所有的专务董事,将统一被任命为“运营主管”(operating officer),而常务董事、董事、总经理、执行总经理等职级被取消,高管被分成两个序列,分为高级专业人士和高级管理人士(enior professionals/senior management),具体的领导岗位,和公司职级脱离了关联,主要按照能力来定岗。
比如,原来丰田章男,从1984年进入丰田公司,累计升迁到董事,用了15年时间,然后从董事升迁到常务、专务、执行副社长和社长。
现在,已经没有董事、常务董事和专务董事了。
在今年的升迁中,出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现象是,因为职级被取消了,原来印象中的“越级升迁“的事情就发生了。
丰田章男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媒体,鉴于丰田公司正处于汽车产业高速变化的环境中,大规模削减层级,将使得丰田能够打造一个扁平的组织,以支持快速决策、敏捷的反应。
削减层级之后,在事实上打破了日本公司论资排辈的传统,使得有才华的年轻人能够获得快速升迁,也将更有利于发挥年轻人的热忱、创新能力,这些都是丰田汽车所欠缺的。
此外,在这次组织架构的调整中,丰田公司合并了一些总部的职能部门,从239个减少到了220个。
当然了,220个总部的职能部门,依然令人深感震惊,这里依然能够从侧面证明了丰田汽车,是一个庞大的帝国。
在这一的情况下,我们甚至需要担心,丰田章男能否记住每一个部门总经理的名字优姿婷?
在丰田本次不算大刀阔斧的组织合并中,一个比较大的部门调整是,整个丰田非洲大区被消灭了。以后,丰田在非洲所有的销售、市场和服务的职能,全部转交给了丰田通商来执行。
用丰田章男的话来讲,要聚焦一切资源,用于实现从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向移动出行公司的转变。
03
在摆平了人事问题石琼磷,以及做了大刀阔斧的组织架构调整之后,丰田章男将会如何引领丰田帝国的变革呢?
在组织变革上,丰田章男的口号是“重生“,而在公司的愿景和定位上,丰田章男的口号是”Mobility for all“,即为所有人提供移动的自由。
在这一愿景之下,丰田汽车将自己的公司定位,从一家汽车制造商,转变为出行服务的提供商。
为了支持这一转变非常进化,丰田汽车在电动化、网联化、自动化和共享化几个方面,进行了高强度地投入和协作。
为了进一步提升投入的效率,丰田章男在内部大声疾呼要打破封闭菊花王朝,以开放的心态与外界展开合作,实现共赢。
丰田章男推动丰田在三个层次上展开合作:
1、在整个丰田集团和关联公司层面上进行协作赵芊羽,比如电装、爱信精机、丰田通商。
基本上,丰田汽车已经将电动车制造主要的零部件生产,委托给了电装。这也是为何在前几天孙天勤,这家日本最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投资德国汽车半导体巨头英飞凌,因为英飞凌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车规级IGBT供应商,IGBT是电驱动的核心控制芯片;电装需要绑定英飞凌,确保供应安全。
2、在汽车产业同类公司层面上的协作。
在这一块,丰田汽车组建几乎整个日系车的EV基础架构研发联盟,参与的企业除了电装之外,还包括马自达、铃木、大发、斯巴鲁和日野。这些公司将会在一起共同研发小型电动车、中性电动车、豪华电动车和商用电动车的基础平台,共同分担研发费用,共享研发成果。这也有助于上述车企在零部件的采购上,有更大的规模以降低成本。
与此同时,丰田牵头与松下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研发车规级的方形硬壳动力电池。
众所周知,松下是特斯拉电芯的唯一供应商,但为其提供用于消费电子的圆柱电池。松下也是日本唯一一家在全球动力电池市场团友网,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3、与科技公司的跨界合作。
这是丰田章男实现丰田公司转型的重要一步。在2018年的7月和8月,丰田汽车连续和Grab和Uber达成战略合作,并伴随着对Grab和Uber的战略投资,对Grab丰田投资了10亿美金,对Uber丰田投资了5亿美金。
丰田汽车的这两起重大投资鬼舞姬阿卡丽,由于含糊其辞的新闻稿,人们并没有看清楚里面的玄机。事实上,丰田汽车的意图非常明确,即要为出行公司,打造专门为出行服务设计的汽车,并通过投资锁定了两个重要的出行运营商。
在所有的跨国汽车巨头中,尽管大众汽车集团此前提出了这样的意图等到烟火清凉,但还并没有提出靠谱的落地方案。因此,丰田几乎是唯一的已经明确要为出行服务打造专用车辆的汽车巨头。这个战略,有助于丰田汽车公司在未来占领出行市场。
目前在,在这方面有明确规划的,在中国还有几家车企,是分别与滴滴出行合作的车和家、比亚迪和广汽。姜柔
丰田汽车集团另外一个重要的战略合作是与软银组建了一家名为“MONET“的公司。这家合资公司的一个重要意图,就是希望能够将丰田在2018年初提出的e-Palette的设想落地。

如果说与Uber和Grab的合作,将使得丰田占据移动出行市场很重要的一块业务的话,与软银合作的MONET,将使得丰田在未来的2B运营,或者说移动商业运营上,有可能占据一席之地。
当然了,丰田若想完成从汽车制造商向出行公司的转型,光靠合作是不够的。
丰田章男在此也做了巨大的投资。
在自动驾驶方面,丰田斥资10亿美金,在2016年成立了TRI,聘请原美国DARPA自动驾驶项目负责人Gill Pratt为CEO,谷歌机器人总监James Kuffner为CTO兰蔻清脂酵素 。
2018年3月格杰白玛,丰田联合电装再度斥资28亿美金,成立TRI-AD,由TRI的CTO詹姆斯-库夫纳出任CEO,来研发自动驾驶控制系统。
在智能网联方面,丰田成立了Connected Company,开发智能网联系统proprietary Mobility Service Platform (MSPF),这个部门由执行副社长友山繁木领导。
在电动车研发方面托奶李天王,则由丰田章男亲自负责,执行副社长即CTO寺师茂树作为助手推进这个项目。
丰田章男希望在2020年起,先面向中国市场,推出纯电动汽车;在2025年时,全系电动化;2030年的时候,插电和纯电加起来销售500万辆,即一半以上的销量由新能源汽车构成。
当然,随着形势的发展,不少传统汽车巨头最强军团,又重新修改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车推进和投资计划,比如大众汽车集团。
如果连丰田都不能在这轮汽车产业变革中存活下来的话,还有什么样的传统车企能够生还?


1-【价值评价】让企业价值观贯穿员工,不断创造价值!
2-【驻企案例】国立集团合伙人自主经营项目启动会
3-【辅导心得】企业最缺的到底是什么?
4-【变革之心】未来的企业,一定是“共享平台+价值创造体”!

Tags: